兰斯凭着自己心中的感应

 新闻资讯     |      2020-06-05 07:49
在黑暗的夜里,只有天上的星光照耀着。所有的士兵全部换上了黑色的贴身衣服。没有穿任何铠甲,只带了随身的兵器。一共是两百名士兵,站在湖边,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这里是距敌人的埋伏最远的位置,从这个角度,正好无法让敌人的侦察兵看到。兰斯和莱德一起走了过来。兰斯压低了嗓子,但是,却用着非常激昂和慷慨的语调作出战前的最后动员:“勇士们,我们已经被敌人包围了。现在我们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要面对的是十倍于我们的敌人,我们的行动将会是我们这次战斗胜利的关键。勇士们,是考验您的时候到了,我向你们保证,胜利属于我们!”“胜利属于我们!”在这个危机的时刻,兰斯的语气中充满自信和勇气,这种语调大大地感染了在场的所有士兵,自然而然,他们的士气高昂起来,用低沉的,但是又很坚定的语调一起说道:胜利属于我们!实际上,连兰斯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刻的他充满了一种神奇的魅力,正在感染着在场的每个人。这一点,感受最强的应该是莱德。他甚至是充满惊讶地发现自己面对着兰斯发出的奇异的气息,而自己也受了这种气息的影响变得对战斗乐观起来。“他真是一个天生的指挥官。他正是那种天生就能够使士兵们甘心献出生命的那种指挥官。”莱德心中想道。意外的是,出发前一刻,冬雪出现了。她的浑身上下都穿者黑色的紧身衣,那是一种非常奇异的类似皮革的材料做成的衣服,看起来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但又不会影响行动的灵活性。这这身贴身的衣服显然大大地震撼了在场所男性的心灵。在这身衣服的衬托下,冬雪那修长的身材,暴露无遗。兰斯这才发现,冬雪长得非常高,比一般的女性要高出半个头,她的腿修长健美,画出美丽的曲线。在紧身衣的衬托下,她那平坦的小腹,不堪一握的腰肢,隆起的双峰都显得历历在目。冬雪显然发现了一干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也许是已经习惯,她没有作出特别的反应,只是简单地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你?”兰斯惊讶地问道:“不会吧?……”“不要再说废话了,时间不多了。”冬雪冷冷地说道:“什么时候开始过湖?”莱德轻轻地拍了拍兰斯的肩膀,小声地说道:“冬雪就交给你了,小心点。”看到莱德也不反对,兰斯只好同意。一挥手,众人在他的带领下跳到了冰冷的湖水中。尽管还是春夏之交,湖水还是很冷,在温柔的夜空下,冰冷的湖水中,兰斯带着所有的人向前游去。他抬头看着夜空中无数的闪动的星光,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旁边,在他的左面,冬雪游泳的速度和他一样快,她的游泳姿势非常优美,看起来丝毫不需要费力,但是身体每次划动都会往前窜出很远。兰斯凭着自己心中的感应,在游了将近二里远的时候,在一个僻静的地方登陆了。所有的人都是湿淋淋的。兰斯命令所有的人将背在身上的防水包裹打开,换上干净的衣服,进行短暂的休整。尽管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但是在冰冷的湖水中游了将近半个时辰,体力上也需要一定时间休息。冬雪奇异的紧身衣竟然是防水的,兰斯换好衣服,发现冬雪自己站在自己前面十几步的地方,遥望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兰斯向前走了几步,从他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在星光照耀下的冬雪的侧面。那雪白的脸颊,长长的睫毛,带着思念的眼睛,楚楚动人的嘴唇,兰斯的眼中都清清楚楚。冬雪没有回头看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带我参加真刀真枪的战斗。那时候,我总是身穿着白色的男用铠甲,像一个男孩子一样战斗。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一直想培养我成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接管他一生心血所系的白石城。为了使父亲满意,我一直非常努力地训练,战斗,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但是,其实我已经习惯了在父亲的指导下战斗。“说到这里,冬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兰斯一眼,才继续说下去:”遗憾的是,在我十四岁那年,父亲失踪了,没有任何的预兆,像空气一样地消失。白石城从此就成为我的责任。但是,到了今天,整个白石城的情势却是一团糟。我是不是很笨?“兰斯看着他冬雪,感受到她内心的失落,和对亲人的思念,这种感觉和他以前目睹凯西叔叔在自己眼前消失的那一刹那的感觉非常相似,所以他完全能够理解冬雪现在的感受。“这不是你的错。”兰斯轻轻地说道:“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其实,你现在就已经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冬雪轻轻地转过脸,静静地看着兰斯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出乎意料地带着点凄迷的微笑,这是兰斯见到冬雪以来,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禁不住有一种心迷神醉的感觉。冬雪轻轻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话吗?因为和你一起,让我想起和父亲一起战斗的时光。那种感觉非常的相似。”兰斯忍不住又往前走上一步,和冬雪面对面, 浙江11选5彩票平台注视着她那双充满凄迷的眼睛, 浙江11选5中奖查询说道:“那是因为, 浙江11选5官网你的父亲总让你有一种信任和安全的感觉, 浙江11跟他一起战斗的时候你总是充满着对胜利的信心。所以,你父亲的意外失踪,使你失去了信心,对吗?”冬雪没有回答,转过身去,说道:“时间差不多了,该行动了。”兰斯收回心神,转身向后面的士兵发出命令,一行人悄悄的从敌人的营地后侧潜过去。路上出奇地顺利,到达军营后侧马厩,兰斯回头和冬雪说道:“过一会儿,你听我的啸声为信号,打开马厩,抢夺马匹,把敌人的骑兵往步兵阵方向驱赶,记住,千万不要和敌人拉开距离。”说完,兰斯转身就要走,却被冬雪一把抓住,“你去哪儿?”兰斯感受着那温软的小手,悄声的说:“我到营帐的中间去,看看是否有机会刺杀那个红衣将领,如果能够刺杀他,或者至少能够使他无法正常的调遣兵力,我们才能够顺利地制造混乱。”冬雪的眼睛中露出关切地表情,手却慢慢地松开了,“小心点!”这是今天晚上兰斯第三次听到一个人对他说小心点这三个子。而这次,是由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口中说出,更让兰斯觉得感动。兰斯点点头,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的感觉在他心中涌动。他急忙收拾心情,一路潜往营帐的中间。那红衣将领果然还在那个位置,这时,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传令兵,命令骑兵上马,准备行动。”红衣将领发出指令。兰斯心中想道:“幸亏来得及时。”他手中拿的是一把莱德给他的长剑,腰上还插着一支匕首。他当机立断,拔出腰间的匕首,极为准确地射出,插在了那名传令兵的心口。这个行动,立刻把四周的士兵都惊动了,他们叫嚷着向兰斯冲过来。兰斯知道,已经没有突袭的机会了。但是,他并不后悔。如果让传令兵传出命令,骑兵取回坐骑,整装待发,那样,就会给后方的冬雪行动带来很大的困难。现在,他只要能够拖住这名红衣将领,新闻资讯不让他有效的调遣兵力,就可以了。他发出震天的长啸,合身扑向那红衣将领。四周的士兵都纷纷地围了上来。那红衣将领也拔出了手中的巨剑,对他形成了合围之势。“你是什么人?”那红衣将领把巨剑横在面前,大声问道。“要你命的人。”兰斯大声说道,一面挥动手中的长剑刺向红衣将领。那红衣将领冷笑道:“找死!”手中的巨剑轻松地把兰斯的长剑挡开,然后双手握住巨剑,向兰斯的腰间砍去。兰斯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的长剑挑到一侧,他的身体也受到这股力量的牵引。他急忙稳住身形。这时,红衣将领的巨剑就已经向他的腰间砍到。兰斯来不及躲闪,只好伸剑去挡。“砰”兰斯感觉那红衣将领的巨剑仿佛是一个重重的铁锤,这一下撞击,让他感觉整个手臂都变得酸麻起来,失去了知觉。兰斯现在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没想到这个红衣将领的战力如此之强。实际上,兰斯并没有多少的实战经验,他见过的真正的高手的比拼还非常少,而且,兰斯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目前的战斗水平属于哪一级别。他所唯一经过的真正的战斗就是白天的那一战。但是在那一战里他并没有碰到真正的高手。而他现在所碰到的这个红衣将领却是绝对一流高手。现在兰斯已经没有机会闪避,刚刚接完这一剑,那红衣将领的下一剑又砍了过来。他的剑法看起来丝毫没有什么技巧,但是唯一的好处就是他总是让兰斯没有机会去躲闪。卡的一声,兰斯手中的长剑因为经受不起两股力量的冲击,断为两截。兰斯急忙往后闪身,那红衣将领的巨剑在他胸前划过,留下了将近一尺长的伤口。幸亏他躲闪及时,伤口不是特别深。兰斯感觉胸前有一种温暖的液体流下,粘在在衣服上有一种粘乎乎的感觉。“我受伤了。”兰斯本能地想道。但是,这种流血的感觉却似乎让他回忆起了什么,他仿佛觉得他曾经经历过类似的场景。这一切仿佛都那么熟悉。他把手中的折断了的长剑向红衣将领的身上掷去。身体却迅速向后退,转眼之间,他退到了士兵从中,顺手抢过一名士兵的剑。兰斯灵活地在士兵之间穿梭,躲避追过来的红衣将领。“看!你们看!”一个士兵惊叫起来,用手指着营帐的后方。不知什么时候起,所有的营帐都被熊熊的烈火所包围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几百名黑色的士兵骑着战马从他们的营地后方冲出来,首先冲进了骑兵的营帐,正在休息的手无寸铁的骑兵在慌忙之中几乎没有做任何抵抗,就被砍伤了一小半,其余的都纷纷逃走。整个营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这边正在追捕兰斯的红衣将领和士兵们惊讶地回头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被追赶的溃散的士兵和正在追杀逃兵的黑色骑兵也迅速地向这边接近。受到了这混乱的一幕的影响,红衣将领周围的一些士兵开始小步地向后退去。那红衣将领大声说道:“站住!不许退!后退者死!给我往上冲。”说着,巨剑一挥,一名正在向后撤退的士兵的脑袋飞了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了狂怒和残忍的表情。周围的士兵都被吓住了,站在当地,犹豫起来。混乱之中没有人理会兰斯,兰斯趁机喘了口气,心中却暗暗着急,因为,毕竟他们人数相差太多,假使这红衣将领能够有效地指挥和调动兵力,那么,他们就很可能要为他们的突袭付出惨重的代价。兰斯只好鼓起勇气,再一次向红衣将领发出攻击,阻止红衣将领继续指挥。那红衣将领正在指挥士兵,被兰斯冷不防一剑刺在背后,好在有身上的铁甲挡住,没有受伤。但是也被剑上的冲击力冲的向前差一点扑倒。红衣将领这才被激怒了,向发怒野兽一样怒吼着转过身来,狂叫道:“我要杀了你!”他那柄原来黑黝黝不起眼的巨剑忽然间散发出了红色的光芒。“狂焰之剑!”红衣将领大喝一声,手中的巨剑散发出了惊人的热量,似乎有一种火焰在他的巨剑上跳动着。那红衣将领以极快的速度向兰斯扑过去,手中的巨剑挥舞着交织成一个红色的光球。兰斯几乎看不见红衣将领的巨剑的挥动,只能凭感觉来抵挡敌人连续的进攻。那柄剑上所发出的火焰在他的四周形成一个封闭的结界。兰斯感觉四周的温度越来越高,他浑身如坐蒸笼,开始喘息都有些困难。“当!”兰斯的剑再一次断成两截。兰斯被周围的高温烤得有点头昏,反应也迟钝许多。高温不但影响了兰斯的反应,兰斯开始感觉一阵昏眩,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红衣将领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说道:“去死吧!”巨剑往兰斯的头上砍去。兰斯已经动作迟缓的向后躲避,眼看就要丧生在红衣将领的剑下,这时,他看到了在红衣将领背后飞驰而来的冬雪。冬雪仍然是一身黑衣,骑着一匹从敌人那里抢来的战马,手中握着一只长枪,闪电一样地从远处飞驰过来,她的骑术显然非常的超卓,当她骑在马上的时候,给人以种仿佛马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的感觉──那样的自由,敏捷。“砰!”冬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准确,手中的长枪刚好刺中了红衣将领的巨剑。连人带马的巨大冲力,全部都加在了枪尖上,通过枪尖传到了红衣将领的巨剑上。红衣将领如受重击般地向后退了两步,这时,冬雪已经从他身侧冲了出去,在离他有三丈远的地方,突然停住马匹,掉过头来,在红衣将领站稳之前,再一次催动马匹,连人带马迅速地加速,长枪再次向红衣将领刺来。那速度简直快得无与伦比。兰斯看的心领神会。心中不由得暗暗赞叹:冬雪的剑法和技巧都是完美无缺的。她巧妙地利用了的人和马的冲力,对红衣将领造成巨大的冲击,这种感觉就像刚才红衣将领利用双手巨剑的冲击力对兰斯开始了狂野的进攻是一样的。那红衣将领被冬雪的带着人和马的冲力的一枪冲地向后翻了一个跟头,狼狈地爬起来,转身就跑。冬雪轻盈地转过马,没有去追赶,来到兰斯的面前,“你怎样?”兰斯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伤痕累累,经过了刚刚生死一发的时刻,现在的他感觉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还好。”兰斯喘口气说道,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冬雪伸出手,说道:“上马!”兰斯抓住冬雪的手,稍微一借力,跃上了冬雪的马背,无力地靠在冬雪的背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以去除缺氧带来的昏眩感。兰斯能够感觉到冬雪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随即放松下来。兰斯还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上了马之后,他才发现这种胸背之间的接触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时,战马开始向前走了,兰斯觉得身体有一种向后仰倒的感觉,自然而然地,伸出右手搂住了冬雪的腰。兰斯感觉轰的一下,全身的血液都有一种要沸腾起来的感觉。他觉得仿佛自己坠入了一个梦里,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现在,兰斯伏在冬雪的背上,他的头放在冬雪的肩上,正好能看到冬雪那白皙的如天鹅一般颈子和美丽的小耳朵。他的胸贴着冬雪的背,他的右手环着冬雪的腰,感受着她那纤细的充满弹性的腰肢,甚至能够听到冬雪的心跳。兰斯有一种神魂颠倒的感觉。兰斯沉浸在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之中,浑然忘记了自己还在战场上,完全没有注意冬雪正指挥骑兵们追赶着敌人逃跑的士兵,把他们向敌人的步兵阵和弓箭手的部队赶去。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呼吸的热气喷在冬雪的耳朵旁,冬雪的脸颊开始变得又红又热。那红衣将军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失去了指挥的敌兵陷入了一团混乱之中。追击的骑兵混杂在逃兵之中一下子冲到了弓箭手队伍身边,没有给弓箭手射箭的机会,就开始了持续的杀戮。这时,莱德已经率领在营帐中剩下的部队冲了出来。领先的就是百骑精甲骑兵。在队伍的两面夹击之下,敌人无心恋战,没过多久就开始四散溃逃。冬雪率领部队乘胜追击,一举追出了十里地,这才停止追击。当队伍能回到营地的时候,兰斯非常不情愿地跳下马来,心中却还在怀念那种销魂的滋味。他甚至希望自己永远和冬雪坐在马背上不要下来。希望追击永远都不要停止。“我们赢了!”莱德跃下马,跑过来,张开双臂紧紧的拥抱住兰斯,大声地欢呼着。其他的士兵们也相互拥抱在一起。“啊”一声从来没有听见我的凄厉的喊叫响了起来,把大家都吓了一跳,纷纷转身看过来。兰斯露出了龇牙咧嘴地表情,“求求你,请你找一找我身上没有受伤的地方拥抱好吗?”说着,兰斯露出了被莱德弄痛了伤口的表情。周围的士兵们,包括了莱德在内,都轰笑了起来。莱德也适时的表现了他的幽默感:“你全身唯一没有受伤的地方是你的屁股,难道你想让我拥抱你的屁股吗?”

  中国网财经5月13日讯(记者李春晖)国家统计局昨日(12日)公布了4月份CPI数据:同比上涨3.3%,涨幅比上月回落1.0个百分点,从“4”时代回归“3”时代。

  [扫码下载app,中过数字彩1千万以上的专家都在这儿!]

  欢迎来到红土专栏,WTA官网将带你回顾过去五年红土赛季最令人难忘的对决。在盘点过查尔斯顿和斯图加特站的经典大战之后,我们将目光投向了更高级别的马德里公开赛。2017年决赛,哈勒普经过三盘鏖战力克穆拉德诺维奇,成功实现卫冕。

,,浙江11选5投注